情感疑问
首页 > 人际社交 > 社交网络 > 可惜,我们不是超能力者

可惜,我们不是超能力者

2018-09-04 17:30:00 责任编辑:郑凯腾 10 56

  我曾幻想自己成为超能力者——读心、透视、漂浮——怎样都好,只别让我作为一个普通人,庸庸碌碌地度过这一生,像万年以来的无数智人前辈一样,生来、死去,最后在土里同伴着虫蠡和朽木。

  然而二十年来,我仍然只是我,并非什么不一样的烟火。仿佛在泥地里慢慢下陷,说是成长,却逐渐忘了中二的感觉。

  但竟然有这么个叫园子温的老男人,用高中生的心态导演了一部深夜剧——《大家都是超能力者》——笑得我尿崩屁涌,最终却又感动得稀里哗啦。

  说实话,如果只看表面,这只是一部毫无节操的卖肉剧——毕竟深夜的园子温以酷爱JK少女飘动的裙摆下纯白的胖次闻名,荷尔蒙的气味都逸散出了屏幕,然而——我要开始转折了——在这汹涌的性冲动下难掩青春的迷惘,况且——我要开始升华了——这他妈不就是青春其本身吗?

  咦——好像不是。

  总之,我曾试想过无数种获取超能力的途径,却从未想到过类似于园子温给出的设定——自卑的处男女,在某个月圆之夜恰巧在自慰,进而莫名其妙地获得了超能力,而这种超能力甚至因自卑程度加深而愈发强大。

  是以故事的主角——高中生鸭川嘉郎当之无愧地成了超能力者最强之人,得益于他的怯懦、自卑和一事无成。然而即使如他,也会像其他许多中二的少年一般,怀揣着拯救世界的大志向,渴求得到世人的承认。

  且不论志大才疏是否是一种悲哀,就是才华横溢的人也不见得真能及时地获得世人的承认。好比梵高、宫泽贤治,活着的时候无人知晓,在困苦中死去后才被人尊为大师,真是笑话。“是金子总会发光”一句里“总”字用得真好,只是有的时候一“总”就“总”完了一辈子。

可惜,我们不是超能力者

  然而年轻的小哥哪里会想那么远?鸭川通过打飞机获得了读心的能力,他激动地想运用这能力拯救世界,口里这么说着,却又忍不住运用能力偷听女神的内心,想了解女神对自己的看法——果然不是什么好话。即便有了超能力,他仍只能空看着自己被女神否认。

  除了主角外,剧中的微能力者还有同样获得了读心术的主角青梅竹马的玩伴、不良少女平野美由纪,她通过读心术只能听见街上的男人都在想着如何上她。

  还有能用意念移动物体的辉叔,可他却只能移动涉黄物品,咸湿依旧。还有只能全裸着瞬移的学长、只能透视到人内脏的矢部——无一例外,他们的超能力都可以说毫无用处。我们可以看到,这是一群由世人眼中的失败者组成的超能力小队,他们连自己都拯救不了,谈什么拯救世界?即使成为微能力者又能如何?即使有志向又能怎样?处于主流之外,人人都会被否认。

  所以剧中不断出现主角在乡村公路上呐喊狂奔,跑到鞋子脱脚,跑到眼镜倾斜,只有在全无人迹的时候他们才敢进行情感宣泄。

  最终,当在课堂上老师问起鸭川的志向时,他张口道:“拯救……”顿了顿,终于懦懦地说:“嗯,算了,就这样吧。”中二的火苗熄灭了,就像我们中的许多一样。

  好在在剧终前,园子温给了主角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,这次他选择了坚持中二下去。结尾曲中少年们放声唱起歌来,旁边来往的行人对它们视若无睹。即使得不到世人的承认又怎样?即使无人相信又怎样?梵高不绘画的话只是个惹得邻居厌烦的神经病而已,宫泽贤治不写童话的话也不过是一个坚持要当农民的富家子弟罢了。

  但是,大家都是超能力者吗?可惜我们都不是,都没法回到过去重新选择。不过假如要我选的话,我情愿回到初一重新开始。

  现在的我是现在这样,可谁知十年后,二十年后?我想,当我垂垂老矣,仰卧在病榻上,走马灯似地回放这一生的时候,皱巴巴的脸上也能扬起笑意可就好了。


感情出现危机,如何有效“挽回和升温”